第五天,我會走路了


Emily師姐,80嵗了,飽受肩、腿、眼睛、喉嚨等老年疾病的折磨,參加第一個健身班讓她變成可愛的女孩,蹦蹦跳跳,讓我們與她一同感受不可思議的收穫和快樂吧!

《第五天,我會走路了》-By Emily( 琨菊整理)

我叫Emily,今年80 歲了, 1992 年我從香港移民到加拿大。
我為大家分享的故事從2016年4月中旬講起,那天我為了澆前院的花,從廚房用水桶提水澆了兩趟,結果不小心弄傷了右肩膀,卻渾然不知。下午去後院餵貓,當走到第三級樓梯的時候,沒站穩,身體一下子向左側摔倒了,貓糧撒了一地,頓感一陣陣的刺痛,我忍著痛稍緩片刻,自己爬回了屋裡。 第二天早上起來,發覺全身都痛,動彈不了,才發現自己傷得不輕啊!於是趕緊擦油、按摩,還是不見效,就連雙腳都抬不起來走路了,腰部以下似有千斤重,整個身體沈重起來,舉步維艱。 於是趕緊跑去看醫生,經過驗血,多次診斷,也沒查出來結果,醫生說你的肩膀是內傷,不能打針,不能縫線,又不能做手術,給你鎮痛藥你又不想吃,對不起,不能醫治,你這是身體退化的表現。
自此以後,我的身體狀態每況愈下,每天生活很不方便。腿很沉重,走路沒有力氣,必須扶著東西走路,不能自己上樓,因此,2年來,睡在廳裡當“廳長”。肩膀一直在疼痛的狀態,手臂不能抬起來,自己無法給自己梳頭,我還患有嚴重的飛蚊症。由於身體的限制,並且被醫生判處“退化”,心裡狀態也越來越不好,每晚夜尿5次以上,睡醒後總是很不高興,發脾氣。喉嚨也總像有什麼東西堵住一樣,呼吸不太順暢。
本以為這輩子就這樣“等死”了,有機緣瞭解到菩提禪修可能幫助到我,於是趕緊報名參加2018年3月10-3月18日的菩提健身班,希望能改善自己的雙腿狀況。
開始參加課程的時候非常辛苦,雙腿浮腫依然無力,只能緩慢行走,並且需要被攙扶著走入課堂。每位同修都有目共睹我的狀況,熱心善良的他們有的還時不時的跑過來扶我,令我很感動!
3月14日法回老師帶領大家念誦藥師佛心咒,我用心真誠的跟著誦念。在一遍遍的念咒中,我的一雙手指尖和腳指尖都變得異常冰冷,當我讓同修摸我的手時,她們都驚嘆我手冰冷像剛堆完雪人… ,當天下午,法回老師又給我們做了能量大加持。當我乘車回家時,感覺雙腿十分瘙癢,我用力去抓,連皮膚都撓紅了。 第二天上午的課程,是接受金菩提宗師大能量加持,同修們靜靜的感覺著這種神奇的能量,我不久就感受到右肩膀下一寸的位置,有一股能量,像個「一」字,約3寸長,從左至右,相互對合,三次後便停了,突然肩膀也不覺得疼了,感覺有一束束的能量在溫養。 晚上下了課,我去洗手,忽然感覺雙腿輕快自如,於是試著輕步走出大廳,哇!這麼輕鬆敏捷,我好了?! 於是我迫不及待地向老師和同修們展示,從大門走到茶水間,再從茶水間走到原位,中途還手舞足蹈,一點也沒有問題,真神奇!我竟然恢復了,可以重新走路了! 從2016年4月中旬到2018年3月底,足足兩個年頭的殘腿,在今日我竟然恢復自如了。第二天,我發現我雙腳的腫脹已經消失了70%,存在喉嚨的頑痰也散開,晚間多次起夜也只有一次了。飛蚊症的朦朧程度也減輕,恢復了從前的狀態。多麼的神奇和殊勝啊!我感恩金菩提上師的能量加持,讓我提升元氣,去掉疾病。我感恩上蒼!感恩上師!願每位有緣人都得到福報! 今後,我會好好運用自己的雙腿,走完餘下的日子,多多度人,多多親身說法!
同時我也介紹一下我的先生,他叫Paul,81歲,他於2017年11月18日做過肺癌手術,回家後還不時的咳嗽,經常吃藥,在他參加了菩提健身班的第二天,就能夜夜安眠,不再有不舒服,半夜醒來的時候了。 我們真心感恩金菩提上師,感恩菩提禪修,帶給我們一家健康快樂!

《第五天,我會走路了》

【見證禪修】Emily師姐,80嵗了,飽受肩、腿、眼睛、喉嚨等老年疾病的折磨,參加第一個健身班讓她變成可愛的女孩,蹦蹦跳跳,讓我們與她一同感受不可思議的收穫和快樂吧!《第五天,我會走路了》-By Emily( 琨菊整理)我叫Emily,今年80 歲了, 1992 年我從香港移民到加拿大。 我為大家分享的故事從2016年4月中旬講起,那天我為了澆前院的花,從廚房用水桶提水澆了兩趟,結果不小心弄傷了右肩膀,卻渾然不知。下午去後院餵貓,當走到第三級樓梯的時候,沒站穩,身體一下子向左側摔倒了,貓糧撒了一地,頓感一陣陣的刺痛,我忍著痛稍緩片刻,自己爬回了屋裡。 第二天早上起來,發覺全身都痛,動彈不了,才發現自己傷得不輕啊!於是趕緊擦油、按摩,還是不見效,就連雙腳都抬不起來走路了,腰部以下似有千斤重,整個身體沈重起來,舉步維艱。 於是趕緊跑去看醫生,經過驗血,多次診斷,也沒查出來結果,醫生說你的肩膀是內傷,不能打針,不能縫線,又不能做手術,給你鎮痛藥你又不想吃,對不起,不能醫治,你這是身體退化的表現。 自此以後,我的身體狀態每況愈下,每天生活很不方便。腿很沉重,走路沒有力氣,必須扶著東西走路,不能自己上樓,因此,2年來,睡在廳裡當“廳長”。肩膀一直在疼痛的狀態,手臂不能抬起來,自己無法給自己梳頭,我還患有嚴重的飛蚊症。由於身體的限制,並且被醫生判處“退化”,心裡狀態也越來越不好,每晚夜尿5次以上,睡醒後總是很不高興,發脾氣。喉嚨也總像有什麼東西堵住一樣,呼吸不太順暢。本以為這輩子就這樣“等死”了,有機緣瞭解到菩提禪修可能幫助到我,於是趕緊報名參加2018年3月10-3月18日的菩提健身班,希望能改善自己的雙腿狀況。 開始參加課程的時候非常辛苦,雙腿浮腫依然無力,只能緩慢行走,並且需要被攙扶著走入課堂。每位同修都有目共睹我的狀況,熱心善良的他們有的還時不時的跑過來扶我,令我很感動! 3月14日法回老師帶領大家念誦藥師佛心咒,我用心真誠的跟著誦念。在一遍遍的念咒中,我的一雙手指尖和腳指尖都變得異常冰冷,當我讓同修摸我的手時,她們都驚嘆我手冰冷像剛堆完雪人… ,當天下午,法回老師又給我們做了能量大加持。當我乘車回家時,感覺雙腿十分瘙癢,我用力去抓,連皮膚都撓紅了。 第二天上午的課程,是接受金菩提禪師大能量加持,同修們靜靜的感覺著這種神奇的能量,我不久就感受到右肩膀下一寸的位置,有一股能量,像個「一」字,約3寸長,從左至右,相互對合,三次後便停了,突然肩膀也不覺得疼了,感覺有一束束的能量在溫養。 晚上下了課,我去洗手,忽然感覺雙腿輕快自如,於是試著輕步走出大廳,哇!這麼輕鬆敏捷,我好了?! 於是我迫不及待地向老師和同修們展示,從大門走到茶水間,再從茶水間走到原位,中途還手舞足蹈,一點也沒有問題,真神奇!我竟然恢復了,可以重新走路了! 從2016年4月中旬到2018年3月底,足足兩個年頭的殘腿,在今日我竟然恢復自如了。第二天,我發現我雙腳的腫脹已經消失了70%,存在喉嚨的頑痰也散開,晚間多次起夜也只有一次了。飛蚊症的朦朧程度也減輕,恢復了從前的狀態。多麼的神奇和殊勝啊!我感恩金菩提上師的能量加持,讓我提升元氣,去掉疾病。我感恩上蒼!感恩上師!願每位有緣人都得到福報! 今後,我會好好運用自己的雙腿,走完餘下的日子,多多度人,多多親身說法! 同時我也介紹一下我的先生,他叫Paul,81歲,他於2017年11月18日做過肺癌手術,回家後還不時的咳嗽,經常吃藥,在他參加了菩提健身班的第二天,就能夜夜安眠,不再有不舒服,半夜醒來的時候了。 我們真心感恩金菩提上師,感恩菩提禪修,帶給我們一家健康快樂!

Posted by 菩提禪修 加拿大多倫多菩提禪堂 on Tuesday, April 24, 2018